[原创]峰山 【文化散论】

2020-10-24



从我家的窗户内,可以望见连绵起伏的峰山,它时而被云雾笼罩,时而清晰秀丽,如同一幅幅优美的山水画,让人心潮澎湃。

峰山,又名崆峒山,位于赣州市章贡区沙石镇境内,距市区约20公里。清代同治版《赣州府志》记载:“崆峒山,在城南六十里,古名仁空山,自南康数十里蜿蜒而来,章贡二水夹以北驰,为一群望山,其最高者,为宝盖峰”。峰山山脉绵延40多公里,峰秀林郁,龙潭瀑布溪涧众多,风景优美,自古命名的山峰有杨仙岭、丫基岽、九峰山、爷屏山、宝盖峰、狮子岩、天子地、牛轭岽共8座,宝盖峰在清代成为赣州八景之一。

十月初,我沿着章江岸边的老公路到峰山去。那里又新发现了一处龙潭瀑布,从家里骑两轮摩托车去,不远不近,让清风拂面,别有一番滋味,还能走乡间小路,可以随时停车观赏沿途的风景。

峰山脚下附近有许多肥沃的耕地。沿着上山公路,走上一处山崖,下面可以看见宽广的田野和老杨他们村庄的房屋,可以看见草莓园,不远处较宽阔处的路树上钉着一块木牌,标着红箭头指着从小路上山到龙潭瀑布的方向,一条溪涧水从密林深处拐入路边的水渠,湍急地向山下流去。

上午9时,我们弃车在路旁,沿着山间小路,踏田埂,过小溪,徒步来到峰山龙潭瀑布。断岩峭壁奇石犬牙交错,碧水成帘,悬崖藤蔓垂壁,众多的山石缝里长着顽强的野草和不知名的矮灌木,潭边翠竹青青。我是和老街坊邻居一起去的,他们两位是老胡和阿桂,这次阿桂中秋国庆从北京回来,我们逛了老街老巷,他还有几天假,我和老胡就陪他来这里游玩游玩,尽尽地主之谊。瀑布观察点有许多小学生,赤着足在溪涧中玩耍,其中还有几个带着孩子的年青妈妈。

今年,我来了这里两次。想起桃花盛开时候的情景,不同季节的水流、形态和气势就各有千秋。那青绿带些混浊的山涧水汇集成小溪,浪卷着泡,急冲冲哗啦啦,以迅猛之势,飞流直下,瀑布长而宽大,击打在龙潭的岩石上,激起眼花缭乱的浪花,声若雷鸣,然后顺着溪床又像箭一样奔涌而去,接着冲撞在溪中央的巨石上,形成一个个巨大的旋涡向下转去。真是令人惊心动魄而又豪情满怀。

初秋的龙潭瀑布和上次不同,青碧的山泉像镜面一样平静的流淌,就象一个羞涩的少女,柔情细语的轻轻地飘飘而下,千姿百态地投入到龙潭的怀抱,又温顺地顺着溪谷静静地流向山下,给人的是一种温馨闲逸的愉悦。我们在露出溪床的地方,在千年桐树林里,度过了一个多小时。有的人在瀑布下摆着各种姿势拍照,有的人惊奇地发现了什么招手要同伴快来看,几个少男少女提着鞋子,挽起裤筒,把脚浸在水中快乐地追逐地打闹。

溪边的树荫下出现三个小小的人影,是三个孩子。他们双手捧着矿泉水瓶子,一起高兴地跑到眼睛不离他们的妈妈跟前嚷道:

“妈妈你看,这里有鱼,我们捉到了小鱼,真好看。”矿泉水瓶子里游动着二只小黑点。

“噢,宝宝真厉害,但这不是鱼,这是小蝌蚪,你看,它还有两条小尾巴呢。”妈妈指着小蝌蚪尾巴跟孩子说。

“妈妈,我要带蝌蚪回家养。”

“宝宝,你把小蝌蚪带回家,小蝌蚪就找不到妈妈了,小蝌蚪会哭的,小蝌蚪的妈妈找不到小蝌蚪也会急死的。等会儿我们把它放回水中去,让它去找妈妈好吗?”

听到妈妈的话,三个孩子又高兴地走回到溪水边,蹲在水边小心地将瓶中的小蝌蚪放回到水中,只看着小蝌蚪游进了深水后才不舍地又到其他的地方玩去了。

我和这伙人一同登上了宝盖峰。站在群山之巅,高耸入云的电视塔下,环视四周风景,心胸开阔,十分惬意,还真有一种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的快感。呵,峰山真是太美了!难怪人们会纷拥而来。已到中午,大家的兴趣是一边饮茶吃烧烤,一边沉浸于充满快乐风趣的闲谈之中。山风吹来,树枝左右摇曳发出银铃般的声音,越发增加了我们的兴趣

“你的孩子好听话,捉了蝌蚪玩,你叫他放回水里去,他就会把它放回去?”

一个人先发话了,接着三个妈妈你一言我一语谈起孩子来了。

“你看,这些孩子吃得多么香,在家里吃一餐饭,他婆婆要追到他来喂一个多小时。”

“我家的也是这样,喂他吃饭就好像是打架一样,不肯吃。”

“我这是第三次带孩子来吃野炊了。你看,在这里吃馒头他都津津有味。”

“我都第五次了。还没到星期天就问,妈妈,星期天我们到那里去玩。你看现在的孩子真幸福。”

“今天我们出门,他婆婆追到我们交待要注意安全,你知我女儿怎么讲,她讲,婆婆放心,我会保护妈妈的……你看,孩子多勇敢可爱!”

“上次有位专家不是说过吗?多带孩子野游野炊,能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,亲近大自然……”

“还有一条好处,专家没有讲到,悄悄告诉你们,就是用这样的办法可以困住老公星期天没有时间去打牌打麻将了……”

“嘻,嘻。你真是太聪明了……”

这三个妈妈不管聊起什么来都是那么开心,说起话来还手舞足蹈,绘声绘色的就像是在做表演,完全忘记了身旁还有旁人。听到她们谈话,我也忍不住笑了。

过了一会儿,见孩子也吃饱了玩够了,这几位妈妈就连忙起身去照护孩子准备下山了。

从峰山公路右转下个坡,可以看到老杨家新屋的大门,他家的老屋原来在村子里面,后来他搬到山脚下的公路边来了。这是一座三屋的小楼,背靠山崖,离公路二十米,老杨从公路边专门修了条路通到他屋前

老杨是我在大学的校友,后来在某县担任领导,那时他风华正茂,想做出一点事业来。如今他退休回到老家,养养鸡,栽栽菜,看看书,拉拉琴,自娱自乐,与世无争,在安静悠闲中过着晚年。他有时也回赣州城里住上几天,人虽七十,腰板还硬朗,见到老熟人,仍然十分客气,健谈不减当年。

我每次到峰山来,总喜欢绕道看看老杨,也顺便买点农家的小产品,不光如此,坐在他家屋顶亭子里,还可以一边喝茶,一边尽情地远眺峰山脚下一带的田园风光。屋后就是山大林深的峰山,前面远处看到的大桥就是回去要经过的高架架,桥上汽车穿梭般的来往不停,桥下几个农民在耕作,牛羊在吃草,还有那潺潺小溪,红宝石样的草莓镶嵌在绿丛里,与绿树翠竹相掩映的一幢幢农家新屋,引起我无限遐想。
552

推荐阅读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青岛西海岸新闻网 网站地图